Dear二宝

你气喘吁吁地坐在英语教室,暖气吹得你烦躁不安。好不容易在冬天的晚上跑出来上次课,我却在你摔上门的瞬间喊出,“钥匙呢?”之后我们万念俱灰,跌跌撞撞跑过狭长楼梯,骂骂咧咧签了到,抬头瞄到藏在红楼背后的月亮。她竟然不知不觉吃成了一个胖子,打着嗝窃笑。 你就 ...

改题目

初中女生潇梦的同学里有几个铁杆儿,有女生,也有男生,其中包括哼哈二将丁丁和洋洋。 潇梦在班里的座位是第三行,她和丁丁是一个组,丁丁的座位在潇梦后面。尽管班里每星期定期轮换座位,但却是纵排一排、一排地逆时针挪动的,所以,丁丁始终紧跟着潇梦,于是这俩前后 ...

一个半朋友

从前有一个仗义的广交天下豪杰武夫;临终前对他儿子讲,别看我自小在江湖闯荡,结交的人如过江之鲫?其实我这一生就交了一个半朋友。 儿子纳闷不已。他的父亲就贴在他的耳朵跟前交代一番,然后对他说,你按我说的去见见我的这一个半朋友。朋友的要义你自然就会懂得。 ...

78岁的笔友

微不足道的小事往往会演变成人生的重大经历!我从历时20年方告结束的一段生活经验中认识了这项真理。 这经验是我在21岁读大学时开始的。有一天上午,我在一本行销很广的孟买杂志某页上看到世界各地征求印度笔友的年轻人的姓名和通信地址。我见过我班上男女同学收到未曾 ...

15岁的叛逆有些痛

15岁的叛逆越来越清晰, 是不是命运给了我这些? 苏晓走到9楼的时候,顺手打开了901室的奶箱,拿出酸奶“咕噜咕噜”地喝了下去,临走时不忘把酸奶瓶往地上一扔,瓶子滚开去,发出细碎的声响。 这时901室的门开了,是个很清秀的男孩,穿白色的T恤,白色的球鞋,他说:“ ...

林小暖那个冬天的心事

1 林小暖转学来时,是冬天,雪积了一片,把校园遮得一片洁白。带着一颗“咚咚”跳的心,林小暖走上讲台。 台下,所有的眼睛“唰”一下射来,林小暖脸红了,鼻尖上出了汗,道:“我——我叫林小暖,希望做大家的朋友。”这话,提前在心中复习了千遍万遍,可这会儿,仍有 ...

沂蒙女子岳姗姗

1 那是一列永远让人感觉寂寞的列车,却是唯一一列可以将我从工作的城市郑州带回家的列车。2150,古老的绿色车皮,陈旧的设施,没有空调和暖气,停靠任何小站。也会在没有站点的中途停许久,等待那种红色或者蓝色快速列车通过后再缓慢前行。 就是在那列充满寂寞味道的列 ...

我最好的朋友

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我到一个工地做工。做工是因为欠了人家账,结果不仅没赚到钱,又因为一场意外的火灾,把随身带的东西全部烧掉,只剩身上的一件破衣服和一条短裤。以后的整整28天,我没有洗过澡,没有刷过牙,没有正经吃过饭,好在工地从民工到书记都跟我很熟,包括 ...

严小北,你是那一树花开

那一年的隆冬,苏夏跟随爸爸从北方的小镇来到这所繁华美丽的南方城市。对于苏夏而言,这个陌生的城市带给自己最惊奇的发现莫过于这里没有白雪皑皑的冬天。当扎着一对麻花辫穿着藏蓝色外套的苏夏低着头,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羞赧地自我介绍时,全班几乎都笑开了花,苏夏终 ...

留在我心底的眼睛

1 我一直都不明白,这世上怎么会有像张亚菲这样的女生。她那么聪明的脑袋瓜子,怎么说话时就可以不经过大脑,完全不顾及别人的感受,而且语不惊人誓不休,句句话语犹如白光晃晃的利剑,直刺得人伤痕累累? 刚开始时,长相秀美、成绩优秀的张亚菲在班上很受欢迎。虽然她 ...

那场有关友谊的事变

初秋,微寒,阳光溅射一地。 不错的天气。理发店内,小冉百无聊赖地想着,等剪刀落在他头上,等考拉50%的回信率。 振动。嗯,命中了50%。 “我……住院了。” 什么?小冉顿时不知所措。 小冉还不知道,这四个字,即将推动他高一生活多少波澜。 考拉住院的原因比较聊斋 ...

一封和解信

托尔斯泰年轻时和屠格涅夫是好朋友。遗憾的是,有一天在朋友家俩人发生了争执,从此断交,一断就是17年。 这漫长的17年,对托尔斯泰来说是忙碌的17年。恋爱、结婚、办学校、办杂志、做调解员、管理庄园、出国游历、写作等等,一天到晚忙得团团转。这期间,他分别用6年 ...

再见,足球男孩

乌龙球和指南针 凌子扬和唐紫同桌了2年,不管天晴下雨,总要在唐紫耳边聒噪一句:优等生,什么时候来看我踢球。 唐紫总在一堆试卷里,头也不抬,凌子扬,那你什么时候看我背英语? 凌子扬打了个哈欠,说,那不如睡觉。 唐紫早有耳闻,凌子扬在足球场上是个风云人物,但 ...

十月,北京见

那天刚刚上线,就见她风风火火地传过来一条信息:老四,十月份到北京去聚会,我们305的全体成员,一个都不能少。我怔了半天,还是给她打回去一行字:十月份我老公出差,我要在家照顾孩子,实在不好意思了。其实,老公出差是假,找借口是真。聚会?十年?似乎已经是我的生 ...

那盆牵牛花

我的青春七零八落 车灯刺眼,刹车声骤然响起,一辆似曾相识的车向我撞来。我想跑开,可双腿却像灌了铅,半步都挪不动,只有眼睁睁地看着它冲向我……我吓得大叫一声,从梦中醒来,大汗淋漓,原来是一场噩梦。 我又想起一个月前那场车祸,一切来得那么突然,我的青春被 ...

飞在教室上空的米妮

新转来的米小妮是班里最沉默的女孩子。语文课上有自由讨论的环节,我把话题写在黑板上,每次转回身都发现她坐在最不起眼的角落,从不主动站起来发言。 有一次我在课堂上布置了一个即兴发言,让学生分别说说一周中最喜欢礼拜几,然后用有文采的语言陈述原因。大家叽叽喳 ...

写给栀子花的情书

初夏的小镇,风轻云淡。那个清晨,和煦的阳光照射窗前,一缕一缕地散落在课桌、讲台上。我不经意间瞥见她课桌的右上角放着一个玻璃瓶,两朵洁白的栀子花相依相偎。 我也爱花,尤其栀子花。望着那两朵摇曳生香的栀子花,我的心止不住兴奋。于是撕下一张小纸条,写上“你 ...

爱会变成一阵风

那年的夏天,窗外的蝉鸣激烈,你在座位上看书,安静得好像只剩灵魂陪伴。 苏城,你定不曾察觉你身后的我,望向窗外,再望望你有些落寞的背影,生出几许心疼。 三个月前你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年,不羁骄傲无所畏惧。 你书念得很糟糕,你打一手好球,总有女孩子在你身后呐 ...

在你心中有这样的一个人吗

你们可能相爱过,你们也可能喜欢着彼此, 但是,为了什么原因你们没能在一起? 也许他为了朋友之间的义气,不能追你。 也许为了顾及家人的意见,你们没有在一起。 也许为了出国深造,他没有要你等他。 也许你们相遇太早,还不懂得珍惜对方。 也许你们相遇太晚,你们身 ...

朋友的不同楼层

地球上将近有六十亿人口, 我们可以拥抱的人有多少? 可以牵手的人有多少? 可以讲话但不能碰触的人有多少? 擦身而过又是多少? 有时候真是觉得, 可以进到自己内心的人, 如果用手来数, 是不是一只手就够用了呢? 如果可以选择, 我宁愿退化变成猴子, 一堆一堆的依 ...

Top